翻到前几年写的这段,笑了五秒。

一个迟来的补充:部分吐槽灵感源于影评。

想你。

这届天启不行

1.我觉得我这不算剧透。

2.这届天启不行。整天就知道给人做造型,我不要叫你天启了叫你凯文好不好?加个微信打折吗?

2.1 天启老师,这个人的特殊技能是翻白眼(真的)。

2.2 天启老师,很爱占小便宜。介绍一下人物关系,他认为自己是个神,风暴是他的女神,天使是他的天使,而万磁王呢?

“我的孩子。”

我一点也不奇怪老万想打你……

2.3 天启老师,一出场就抢了老万的应援色。

2.4 天启老师,审美很不行。首先我们知道他的应援色是基佬紫,给员工的服装都和一只只虫子似的,还丧心病狂令人费解地把老万的头盔复原出来了……

加入天启公司要做什么?染发。刺青。穿制服。给风暴做了一个白皇后同款指甲。

如果圣经里的天启真的就你这个审美我也是绝望了。

2.5 天启老师,招聘思路氢气,很有一种去菜市场挑便宜的气势。

话说如果四骑士活得顺顺当当的你准备怎么着。

2.6 天启老师,一个仇视现代科技的田园派。

2.7 天启老师,这位大boss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attention whore感,比如他表示这么多年他最期待的力量是让自己无处不在地接近每个人……ew。

2.8 天启老师你是EC党吗?除了给教授未来员工升级买设备做造型以外,你这部戏份主要就是推动EC见面,还创造出了酸爽无比的【我男朋友看着我当阶下囚还无动于衷】场景,以及【我男朋友这么惨我必须救他】这样经典蓝色生死恋。

不懂你们腐男子。

得亏这是超级英雄电影,放耽美小说里你就是个拼了老命虐C来让E认清真心的小炮灰,你知道吗。


3.声效很热闹,BGM赞确实值得去全景声厅刷一遍。毕竟动不动就全世界都不好了。


4.这部电影从头到尾充斥着日天日地日空气的【你球】感。

4.1 你球差点被风化了。

4.2 你球差点磁极颠倒了。

4.3 你球差点全球人被控制了。

4.4 你球差点被清场了。

4.5 因此我差点以为彩蛋内容是善后,就是一群清洁工收拾被变种人搞塌的建筑。

我想那这电影也是很有想法啊……


5.特大喜讯,特大喜讯!纽约东京旧金山,你们赢来了新的小伙伴,开罗!哦还有悉尼。

开罗来和大家问个好。


6.在莫小姐拿出档案的瞬间,我脑补了一出三体大戏。变种人的身份曝光,人类中也出现了降临派与拯救派……


7.万哭哭太能哭了点。他S起来还是S得我腿软想跪下喊哥。不过这个人真的挺爱装逼的就是了……什么时候了还搞个logo立个X……

7.1 儿子也好面子,生死攸关之际不肯喊爹。

7.2 当然男朋友和你半斤八两吧。嗯那叫俏皮。


8 Alex这次特别熟男,稳重,气质,有担当,好看,想嫁。然后——我又精神守寡了。


2.9 说回天启老师。你们搞乐队的眼光真的不行,毁灭世界跟组乐队不一样的。

天启老师的招聘策略真的很奇怪吧,找敌人前男友,敌人妹妹的粉丝,敌人未来的员工,以及newsroom特邀女嘉宾(身材很棒)。

然后敌人和敌人前男友的儿子带着敌人妹妹(也就是敌人前男友曾经的暧昧对象)和敌人妹妹的前男友过来了,队伍里还包括敌人前队友的兄弟及其未来女友,还有一位也许是敌人妹妹的儿子也许不是。队伍过来的时候他们还顺便救了未来可能会杀死这位敌人的女同学未来的追求者。

我看不下去了啦。

2.10 差点以为天启老师看电视时候是看见我国阅兵式了………………………那形容词……


2.11 还有个事儿,天启老师。希望你不要再靠看电视学知识了,这样不行的。

要多读书啊。

Strays(流浪猫)

收到了来自毛绒绒阵营的滚滚翻的毛绒绒的EC❤️
虽然是……有轮设定但是一定都会好的> <

车里客:

原作:《X战警:第一战》


配对:Erik Lehnsherr/Charles Xavier(无差), Hank McCoy/Mystique


分级:全年龄


作者:Teacandles | 译者:车里客 | 原文地址 | 翻译授权


简介:Raven有只残障的柯基犬Charles,他有个坏习惯,老喜欢找流浪猫带回家。有一天,Charles没有找到可爱猫咪,但却和一只邋遢的野猫成了朋友。Hank可不觉得有趣。


译者的话:祝 @荒腔走板||SIMONWASRIGHT 生日快乐!借花献佛,文字和图画都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只有一点心意 >< 不知道为什么LOFTER上第一张图和第三张图的背景从白色变成了黑色 Orz 也许在随缘居阅读更好。


 


Strays


 


 
Hank正准备着今天的晚餐,突然停了下来。一群猫咪挤到他脚边,仰头寻求他的注意力,然后一个个径直去了门口。他抬头看了一眼炉子上的时钟。已经六点十五分了,Raven回来晚了。


“Hank?”说曹操,曹操到。Raven踢掉的鞋子碰到硬地板的低沉声音和Charles项圈上的狗牌的叮当声穿过走廊飘扬过来。


“我在厨房!”他喊回去,摇着头,注意力转回到晚餐上。乘着猫咪还没回到他的脚旁挡事,他想尽可能多做点事。


很快,Charles指甲发出的轻声传到他的耳朵里。小狗来到厨房的路上有种轻微的、有节奏的刮蹭声,一定是有什么挡到了他的小车的哪个轮子。等Charles晚上休息之后,Hank得检查一下。很快,脚步声也传来了,Hank准备迎接Raven的拥抱,她每晚在附近遛狗回来之后总是这么问候他,但什么也没到来。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她又带回了一只流浪动物。


Hank叹口气,肩膀塌下来,愁眉苦脸地盯着摊在面前切到一半的蒜瓣。


“Raven,你知道我们不能再收养动物了。”他都没有转过身面对她,就挫败地说。是啊,他们现在不用应付房东的麻烦和因为宠物涨高的房租了,但宠物食品又是大大不同的另一回事了。他们勉强才能喂饱已经养了的动物园,而他们的存款日渐单薄。


Storm回到了Hank脚边,小小的灰色身体缠上Hank的脚踝,徒劳地争取主人的轻轻拍头,或者,假如幸运的话,得到料理台上的一点儿食物。Banshee又开始抗议Hank在他够不着的地方做饭,他在料理台侧面极力伸高白色的小爪子,最后还是滑回了地上,在木头上留下几乎可见的抓痕。Hank故意无视了猫咪们,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未婚妻,等着随时必将从她嘴中冒出的借口。


Raven在厨房门口蹭了蹭脚,袜子擦过地板的声音跟Charles的喘气声正好同步。“不是我,”她叹了口气,说,“我没法叫Charles离开这一只。”


“你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不对,上次。”Hank转过身,绷紧身体,准备好应对必定到来的斗争。他们真的不能再养猫了。除了他们两个,家里还有Raven的残障柯基,还有上个月跟着她回来的六只猫,钱越来越紧张。目前他给两只猫找到了新家,Scott明天过来,从剩下的一群里给他的小弟弟选一只带走,但还是剩下三只猫没有解决。现在Raven又带回来一只。Hank已经无计可施,他张开嘴,想要好好争论一番,这时他注意到那只储藏柜门前的猫,他正静悄悄地舔舐小狗的脸颊。


那只猫太瘦了,有点儿脏兮兮。他的腿上少了几块光滑的皮毛,肩膀皮肤上有几道小小的粉红伤疤,胡须弯得有些变形。但一眼望去,他似乎还挺健康。小狗显然挺开心(他当然开心,Charles爱猫)。Charles直直站着,只有在小猫抚平他的红棕色皮毛时才微微动一下脸。



“我发誓,这一只真的是跟着我们回来的。Charles非让我带他走,相信我,我尽力了。”她俯视着小狗。小狗已经沉浸在新朋友的温柔舔舐中了。“要是可行,Charles估计会让他跟他一起坐小车了。”


Hank盯着这一对,突然惊了一下,一只猫慢慢爬上了他的裤腿。原来Banshee不满他的无视,开始行动了。Hank把小猫从他的裤腿上剥下来,抱在怀里,轻轻挠着Bnashee耳后的软毛,安抚着他。


Raven望着Charles和他的新朋友,皱起眉头。“真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快地跟成猫熟悉起来。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送走这一只。”她羞怯地抬眼望向Hank,“能送猫的朋友我们都送过了。”


Hank太熟悉这一套了。Banshee在他的臂弯里安静下来,很快睡着了,轻轻的呼吸声不时伴着柔软的呼噜声响起。Hank感到自己的决心融化了。该死的Raven和她那爱猫的柯基。他现在比他们初遇时心肠还要软了。“我想可以养他。既然Scott明天要来。”


Raven容光焕发,跳到他身上,拉下他的脸和他亲吻。Banshee因为突然的动作动了一下,但没有试图逃开Hank的怀抱。


“好吧。”Hank将注意力转向食品柜旁的小猫。他的黄绿色眼睛担忧地回望着他,然后Charles蹭了蹭他,然后小猫又开始给小狗舔毛了。“我想他需要一个名字。”


“Magneto。”Raven立刻说道,Hank做了个鬼脸。


“你总是想出最奇怪的名字。”


“你还觉得Sean、Jean、Kitty这种,”Raven最后翻了个白眼,“是很有创意的宠物名字呢。”


“那些名字好得很,”Hank哼了一声,答道,“绝对比他们现在的名字好。”


“噢?那你打算叫Charles的新朋友什么?”


Hank皱起眉毛,思考起来。“Max?不,Erik。他看起来就像叫Erik的。”


Raven又翻了个白眼。“我爱你,亲爱的,但你有时候真是无聊。”


“唔,你的狗还叫Charles呢。”


“我从收容所收养他的时候他就叫这个名字,来不及改名叫Professor X了。”


“好吧。”Hank把仍然打着呼噜的Banshee放回地上,然后他很快走到炉子边,Shadowcat和Phoenix正在那儿打架。“唔,我想我该做完饭,喂饱这些家伙。Erik——”


“——Magneto。”


“随便了——他看上去可以增肥一两磅。”



 


(完)

吉诺莎嘉年华

三年前有个调皮鬼,在壁炉底下放了一盆掺着冰块的冷水。圣诞老人冻了一场大感冒,说——

“阿嚏,阿嚏阿嚏。”

这在当地造成了不小的轰动,镇子上的老老少少都跑到这儿看热闹,第一次,活的圣诞老人,白花花的可爱老头,人们看得张大了嘴说不出话,也没人记得道歉。

于是,接下来连续几年,圣诞老人都把自己锁在某个雪山里的小木屋里,和麋鹿抱怨着这些小孩。

他们都不肯考虑圣诞节的感受。


*


变种人这个新鲜概念是二十世纪初才正式兴起的。

Magneto象征权力和勇气,而X教授象征宽容与知识,金刚狼等同冒险精神,蓝毛兽(噢抱歉他叫什么来着)是智慧的代名词。


“八个。”Charles低声说。

“管好你的脑子。”

“十个,Erik,现在有十个穿着X战警文化衫的小孩,而兄弟会的一个都没有。”

Erik有些烦躁地控制车窗升起。“这是人类设计师的错。”

“我们应该加强文化输出。”

他的伙伴依然自顾自地用作弊能力看着外面的世界,直到他“借用”的孩子小腿被足球撞了一下,Charles的意识迅速折返车厢里自己的身体上。

于是他感觉到Erik在“握”他的手。

“你在做什么我的朋友?”

“他们想恐吓变种人。”Erik看着前排的司机,在脑内回答,“我们必须并肩作战。”

Charles在这辆加长林肯车里换个坐姿,感慨着美国政府指派的司机驾车技术之沉稳(对比对象是Logan),他沉吟一会儿,找到一个不那么激昂的回答。

“……我们正在呢。”

然后友好地碰了Erik的肩膀。


白宫需要变种人帮忙。

意识到这件事时,Erik坐在长桌的尽头——用能力——转着笔冷笑,当然他知道自己的老朋友肯定会说“好的”而他需要说“不”。不?噢万磁王,说吧,你的条件。然后他负责提条件,Charles负责展示变种人热情友好的一面。

这个分工取决于立场。

也取决于他长着一张不太高兴的脸,Charles的眉眼则写满了“你会原谅我”。

白宫出示了大约三五十张信,来自一个个稀里糊涂的拼写和语法,信里充满了纳税人对于白宫的斥责。

“我们需要圣诞节”,孩子们这样呐喊着。

Charles无辜地看着总统,认为对方误解了什么:“圣诞老人并不是变种人。”

“你们一定要和所有物种为敌。”Erik评价道。

Charles给了他一个“我们没必要在这儿谈这个”的电波。


讨价还价后,吉诺莎嘉年华就这么成了。


*


设计不是什么难事,凭空造地是变种人的长项。

吉诺莎嘉年华的概念赶在第二年的夏天上市,成为华尔街最热门的名词,最大的前期投资股东之一天使的财产翻了好几番。

英国人谈论吉诺莎,就像美国人当年聊着戴安娜一样。


Charles坐在主脑室将空间延展到新维度,他们本来打算在装潢上凑合一下,然而一些好心的或者说热爱看热闹的富豪邮寄过来全套高科技游乐园设施。

“他只是想炫耀他设计出了这些。”Logan宽慰着大家。

Charles看着前面摆的水晶球无奈点头。

他的主脑室被紫色布幔包得像个变种婚房。

“波西米亚,啊哈?”

更波西米亚的是Emma,她的任务是一脸不高兴地变成钻石,单脚表演舞蹈,她的朋友Raven要轻松得多,变身成一个又一个迪斯尼公主和孩子们合影。

她说:“但是我不喜欢变成Baymax,一点都不。”

冰雕区是Bobby一个人的事,他把课上讲过的历史名人都冻出了一个雕像,冻到Frozen时,他害羞地问Raven,“可以变成女王和我合照吗?”

Kitty的工作很愉快,她和孩子们玩捉迷藏,然而她总是搞不懂什么时候该被抓到。

全场的温度和通气系统是Jean的。

她的男朋友的任务会繁重些,镭射线射向高空,作为装饰光之类的。他们有点担心他会击中什么空中的UFO,引发宇宙间各个星球的冲突。

“可是我们在高空,这里没有供电。”Kurt想到,他紧张地准备着嘉年华的背景音乐播放。

Hank:“我们有Magneto。”

Hank:“……你会输送交流电的,你会的吧?”

被“无意义质疑”的万磁王不满地将Hank发配到广场去当蓝毛抱抱熊。


*


平安夜一切顺利,圣诞节也是如此。

十二月二十五日的夜晚,Charles看着这个装满了变种的没变种的孩子乐园,满意地给自己与老朋友的杯子里倒满红酒。

“孩子们需要做梦。”他说。

Erik反驳道:“你已经快四十岁了。”

Charles端起酒杯,盯着老朋友的眼睛,他声音里都是笑意。

“所以该做点孩子们不能做的事。”


FIN

1/5

荒腔走板

©荒腔走板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