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吉诺莎嘉年华

三年前有个调皮鬼,在壁炉底下放了一盆掺着冰块的冷水。圣诞老人冻了一场大感冒,说——

“阿嚏,阿嚏阿嚏。”

这在当地造成了不小的轰动,镇子上的老老少少都跑到这儿看热闹,第一次,活的圣诞老人,白花花的可爱老头,人们看得张大了嘴说不出话,也没人记得道歉。

于是,接下来连续几年,圣诞老人都把自己锁在某个雪山里的小木屋里,和麋鹿抱怨着这些小孩。

他们都不肯考虑圣诞节的感受。


*


变种人这个新鲜概念是二十世纪初才正式兴起的。

Magneto象征权力和勇气,而X教授象征宽容与知识,金刚狼等同冒险精神,蓝毛兽(噢抱歉他叫什么来着)是智慧的代名词。


“八个。”Charles低声说。

“管好你的脑子。”

“十个,Erik,现在有十个穿着X战警文化衫的小孩,而兄弟会的一个都没有。”

Erik有些烦躁地控制车窗升起。“这是人类设计师的错。”

“我们应该加强文化输出。”

他的伙伴依然自顾自地用作弊能力看着外面的世界,直到他“借用”的孩子小腿被足球撞了一下,Charles的意识迅速折返车厢里自己的身体上。

于是他感觉到Erik在“握”他的手。

“你在做什么我的朋友?”

“他们想恐吓变种人。”Erik看着前排的司机,在脑内回答,“我们必须并肩作战。”

Charles在这辆加长林肯车里换个坐姿,感慨着美国政府指派的司机驾车技术之沉稳(对比对象是Logan),他沉吟一会儿,找到一个不那么激昂的回答。

“……我们正在呢。”

然后友好地碰了Erik的肩膀。


白宫需要变种人帮忙。

意识到这件事时,Erik坐在长桌的尽头——用能力——转着笔冷笑,当然他知道自己的老朋友肯定会说“好的”而他需要说“不”。不?噢万磁王,说吧,你的条件。然后他负责提条件,Charles负责展示变种人热情友好的一面。

这个分工取决于立场。

也取决于他长着一张不太高兴的脸,Charles的眉眼则写满了“你会原谅我”。

白宫出示了大约三五十张信,来自一个个稀里糊涂的拼写和语法,信里充满了纳税人对于白宫的斥责。

“我们需要圣诞节”,孩子们这样呐喊着。

Charles无辜地看着总统,认为对方误解了什么:“圣诞老人并不是变种人。”

“你们一定要和所有物种为敌。”Erik评价道。

Charles给了他一个“我们没必要在这儿谈这个”的电波。


讨价还价后,吉诺莎嘉年华就这么成了。


*


设计不是什么难事,凭空造地是变种人的长项。

吉诺莎嘉年华的概念赶在第二年的夏天上市,成为华尔街最热门的名词,最大的前期投资股东之一天使的财产翻了好几番。

英国人谈论吉诺莎,就像美国人当年聊着戴安娜一样。


Charles坐在主脑室将空间延展到新维度,他们本来打算在装潢上凑合一下,然而一些好心的或者说热爱看热闹的富豪邮寄过来全套高科技游乐园设施。

“他只是想炫耀他设计出了这些。”Logan宽慰着大家。

Charles看着前面摆的水晶球无奈点头。

他的主脑室被紫色布幔包得像个变种婚房。

“波西米亚,啊哈?”

更波西米亚的是Emma,她的任务是一脸不高兴地变成钻石,单脚表演舞蹈,她的朋友Raven要轻松得多,变身成一个又一个迪斯尼公主和孩子们合影。

她说:“但是我不喜欢变成Baymax,一点都不。”

冰雕区是Bobby一个人的事,他把课上讲过的历史名人都冻出了一个雕像,冻到Frozen时,他害羞地问Raven,“可以变成女王和我合照吗?”

Kitty的工作很愉快,她和孩子们玩捉迷藏,然而她总是搞不懂什么时候该被抓到。

全场的温度和通气系统是Jean的。

她的男朋友的任务会繁重些,镭射线射向高空,作为装饰光之类的。他们有点担心他会击中什么空中的UFO,引发宇宙间各个星球的冲突。

“可是我们在高空,这里没有供电。”Kurt想到,他紧张地准备着嘉年华的背景音乐播放。

Hank:“我们有Magneto。”

Hank:“……你会输送交流电的,你会的吧?”

被“无意义质疑”的万磁王不满地将Hank发配到广场去当蓝毛抱抱熊。


*


平安夜一切顺利,圣诞节也是如此。

十二月二十五日的夜晚,Charles看着这个装满了变种的没变种的孩子乐园,满意地给自己与老朋友的杯子里倒满红酒。

“孩子们需要做梦。”他说。

Erik反驳道:“你已经快四十岁了。”

Charles端起酒杯,盯着老朋友的眼睛,他声音里都是笑意。

“所以该做点孩子们不能做的事。”


FIN

评论(13)
热度(71)
  1. Kristy-fox荒腔走板Ayun 转载了此文字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