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毛绒绒仙踪踪

1.并不是同人。 

2.真的不是同人。

3.对号入座。


故事开始之前,作为作者,我想带着主角大致参观一下这个世界。

啊也不能说是主角啦,我还没想好,但不管怎么说,“先过来看看吧?反正你现在也的确想放松一下。”我热切地拉着死灵法师@Bluefarewell 和白法师说。

白法师带了一大袋子她自制的果酱,她的伙伴死灵法师则只带上了冷笑面具。

“这是一个很柔软的世界。”我友善地提醒她。

我们首先见到的是一只独立的猫,可以称之为Y女士,她在树梢上窜来窜去,新生长出的诗歌果实被她抓到篮子里。

“你好,您好,泥嚎,你——好——”Y女士用各种语言向我们问候。“要喝蜂蜜水吗?来点新鲜的黄油面包?来的我的家里吧,我可以给你们做一顿晚宴,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Y女士的厨艺很棒,她的家同样如此。高得看不见顶端的衣柜和书柜,地洞地板上垫着的都是些她并不太欣赏的出版物。

这里没有餐桌,她们坐在列夫托尔斯泰椅子上,碟子是纳博科夫,而桌子由伍尔夫和福楼拜、村上春树适当地堆成一个用餐的地方,蜂蜜水放在叶赛宁热垫上。从透明的玻璃外面能看到琳琅满目的小裙子,门铃串着琥珀。

嚼着土豆烧牛肉,我突然想起来今天的目的地不是这里。

“我们得在日落前赶到湖边!”我紧张地喊,“毕竟我们的一天从中午十二点开始,因此也许有点儿仓促……”

就这样,死灵法师、白法师和Y女士,当然还有我,又踏上了去往湖边的道路。

湖边住着龙骑士和一条毛绒绒的龙,这么说也许不太恰当,因为龙骑士也是毛绒绒的。

龙骑士得意地凑过来抓着死灵法师和白法师的手,让她们摸她的铠甲与披风,软绵绵的,毛绒绒的,触感很好。

龙骑士说:“而且我还有很多小裙子。”

她和Y女士快活地聊起来各种裙子和唇膏,两人聊得起兴,话题从冰恋到人兽,龙骑士抽起了烟,Y女士喝起了酒。

“我不懂。”死灵法师道。

第二天。

第二天在第二天的下午一点才算开始,这是一个生物钟混乱的世界。

新的队友来自天上,是一团白花花甜滋滋的棉花糖。“不不不不不不我才不是棉花糖呢魂淡!”棉花糖小人儿使劲摇着头,抖了一地的糖。

白胖子棉花糖加入队伍后的第一件事是黏了每个人一身的甜味儿,包住队友们又蹭个没完。

死灵法师嫌弃地把她剥开,之后才发现自己身上也被黏了一点儿糖粒。

……居然还是粉色的……

嫌弃。

“要抱抱。”棉花糖哭着又扑了上来。

那边龙骑士和龙搞起了基,白法师静静地做起了针线活儿。我把地图转了840°才搞明白大概哪里是我们的下一站。

“我还是不懂……”死灵法师说。

第三天。

我带着大家到了最后一站,一只巨大的猫在她的树洞里赶着画稿。她是树的牧师,得把年轮都画上,不然人们砍倒了树就不知道这些树到底活了多久,这可是个很紧要的活儿。

老猫的洞里都是些颜料与手办,漂亮可爱的妹子们,“这是我们的下一位队友,”我礼貌地指向她,“她还没有女朋友。”

“……”这是Y女士。

两只毛绒绒的喵咪互相蹭了蹭表示安慰。

靠谱的白法师提问:“我从来不知道我们要去做什么大事。”烧掉所有情侣吗?她默默地想,又看了一眼秀恩爱的龙骑士和龙。

“可能主题是成长吧。”牧师老猫说,“虽然我还是想找个女朋友。”

她隔壁的树洞里住着另一个牧师,墙上挂满了长得好看的男人,显然她们类似于童话里总会有的那样的人设,完全想法相反的孪生子。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牧师甜并没有一直强调她想要个男朋友,她只是矜持地自我介绍:“请叫我陈太太。”

死灵法师沉默了。

“你们要去探险?我知道,山谷那边有着另一个美丽的世界,还有海洋,我们可以制作一个潜水艇,到最底下,海藻和珊瑚等着我们,就像这样。”她展示了非常美好的一张设计图,激动得绒毛都光亮起来,“……但是,但是那里太远了,我妈不让。”

“我不想懂。”死灵法师说。

可这儿还不是终点呢,往后的沙滩海螺里住着会用歌声回答一切问题的神奇叉叉,大峡谷的St.CF每天将月亮搬到天上,免得让夜晚太暗,山顶有一棵高耸入云的耻辱柱,皇死人和她的小伙伴大米住在那儿,最珍贵的,花园里的滚滚 @车里客 ,当然她也是个毛绒绒的典例,她家有许多十分美味的竹子。

我向大家兴奋地介绍着这个故事和那些毛绒绒的战友。

这会儿死灵法师帮Y女士的尾巴打好了蝴蝶结,并把棉花糖塞进了高领帽里,顺手用魔法让甜甜被风吹走的一叠画纸落回她的手上。

“……我只是不懂。”她伤感地说。

那模样像极了一条可怜的鱼,被裹在匈牙利报纸里。

Fin


每当想到自己有这么多优秀的碰友就觉得自己太懒散了好惭愧/-\

8 27 /  
评论(27)
热度(8)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