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The Legend of Moetant 变种手办

赠 @琦琦Iris ,而且你知道是为了什么。散漫勿怪。

 * * *

有点严肃地,X教授假装自己可以咳嗽,脑袋转向大约两三米远的万磁王。

“我想……我必须和你聊聊。”

故事的开始我们必须介绍一些背景,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寻常的事,我们的主人公是一些批量生产的兵人,如果你已经超过三十岁的话大概会换个称呼,像是塑料小人儿什么的。

万磁王绝对绝对不喜欢后者过分轻佻的口吻。他的确是一个只有成年男子一掌大小的兵人,但他是金属做的,这值得强调。尽管他并不是很确定自己身体里都有什么样的金属,铜啊铁啊不锈钢之类的或者含碳量,什么?每次万磁王试图跳下架子打开一本书获得知识的时候,总有人会推门进来,然后开灯,进行着例如“好的妈妈我再玩十分钟就去睡”的无趣对话。

因此万磁王并不喜欢人类,他知道自己是个怪物,大概吧,他能动能看能想事情,有自己的喜恶还懂得学习知识,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能感应到金属并且稍微挪动他们。他“能”。可他不敢在开着灯的起居室里做这个,电视剧已经告诉了他后果,被关到实验室里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地做研究——没错,因此万磁王并不喜欢人类。

而且他孤独极了。

直到刚刚,一个叫做X教授的兵人被放到了他两三米远的地方,并且朝他吆喝起来。

那个声音“像清泉一样滋润了他的心”,书上通常都是这样写的,万磁王能感觉到自己脑袋里细小的金属丝在颤抖,声音奇妙地通过只有“我们”能感应的方式传播。那是一个能说话的兵人,万磁王想,不过他也不那么需要说话或倾听的能力,毕竟他那么孤独。

“我必须和你聊聊,是吧,Erik,我知道你的出厂名字。”对方叽叽喳喳地说,擅自做了自我介绍而且他一定知道万磁王无法捂住自己的耳朵,“而我叫Charles,这名字印在后背上,从流水线上的钢板倒影上我看见了它。”虽说捂住耳朵并不能阻挡这声音的共鸣。

“嘿,你可以试着用操纵金属的能力和我说说话,我知道你的喉咙里有一些共振片,它们正是应该用来做这个的。”X教授好心地建议。

那么,“大概,”这是万磁王发出的第一个单词,“你好,万磁王,叫我这个名字。”

“哦,你真的是能听到的!”

X教授欣喜地转动他的脖子,絮絮叨叨地讲述了他遇到过多少兵人但没几个能和他说话,和他一样,“学会”说话。因此他在商店和纸箱里的大量时间都用于偷偷摸摸地爬到一本书前,阅读和学习,这是他的爱好也是他的特长,但是谁也不必同情他,他从那些知识里获得的快乐并不比任何一个游戏人生的浪荡子更少。

有时他也会试着和芭蕾舞女调情,可惜能回应他的实在少之又少,她们中的绝大部分(事实上,是全部)只能转动发条,在原地绕一个圈儿来回应他的友好。

这让他显得迫切地需要一个能聊聊的朋友。被放在床头柜的X教授伸展了身体,他有些紧张又期待地瞄准万磁王所在的第二排书架,发射——呃,不,太高了。他只能磕磕绊绊地从软绵绵的床单上长途跋涉过去,而第二排书架上的万磁王看着他,居高临下地问:“你要做什么?”

“也不,”X教授被讨厌的床单褶子绊倒,他弯起膝盖又爬了起来,正经地,“虽然我们是该做点什么。”

请不要误会这是调情,X教授满心认为这是一个关于拯救世界的邀约,能动能笑有情绪有思想的兵人!嘿,多么了不起,他们是未来,而且应该有个名字。像是,嗯,Moetant?

从流水线制造出来三年之久,万磁王(认为自己是)皱着眉地看着他的过分天真的同类,最终他被对方快乐的语气感染,从第二排——如果我忘了讲的话,是从上面数的第二排——跳了下来。床垫的弹簧接住了他,不幸的是他压到了X教授的腿,而且两个人(更好的人)都清晰地听见了嘎吱一声响,应该是有什么坏掉了。或者是一个小小的螺丝,或者是卡位的凸起金属粒,万磁王沉默地抱住他两分钟前结交的新朋友,并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

不幸的是没时间让他们多愁善感了,万磁王感觉到了这户人家大门门锁在转动,他深深地看了X教授一眼,在“不要紧,我的朋友,走吧”的安慰声里,一阶一阶地爬上了书架上他原本应该坐的位置上。就像我们之前知道的那样,他会控制一点金属,身体移动起来总是比其他会动的兵人更灵活,如果,如果除了他和X教授,他们还有更多同类的话。万磁王站在书架上,他看着无助的X教授,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这样远的距离他依然能看见躺在床单和树荫之间流淌下来的阳光上的X教授蔚蓝的眼睛,可能有点疼,他的眼睛看起来水汪汪的。万磁王不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兵人有没有传感神经,他从报纸上学来的这个词。

房间的小主人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进来,那是一个有着咖啡色头发和不爱说话的声带的女孩儿。她进来后先是看见她崭新的X教授兵人礼物掉落在床上,之后过分细致地注意到了兵人膝盖上掉落了一块小小的金属颗粒,她举起来X教授,轻轻地挪动着他的腿,然后发现那看起来像是一个噩梦——可以任意方向旋转的右腿,无法固定支持在某一点上。

她捏着金属粒,犹豫了好久才把X教授放回枕头边,那枚金属粒则郑重其事地摆在了万磁王的身边。像个糟糕的脚注。“请不要为此难过。”X教授用能力安抚着他的朋友。

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日子里,万磁王有时会试着搬一些不太厚的书给新朋友阅读,他也坐在窗台上看过外面的世界,可惜一棵茂密得令人生厌的松树遮挡了他的视线,那上面有时有烦人的云雀对着他们唱些乱七八糟的情歌,有时则是自行其是的松鼠甩着自由的大尾巴。他的朋友从来没有因此困扰过,风吹过来的时候,X教授会喊他来看,透过树叶和树枝隐隐看到的天空和流云,他们都在故事里听过那些名词。

可爱的配角们出场在两个星期的夜晚,小主人抱了一箱的兵人扔到写字台上,动作过于粗暴令万磁王冷哼了一声,好在没人能听到。

“我们有新同伴了!”X教授感应着箱子里的思想,对万磁王说。

他们共同捱过了一个有着蓝宝石和金箔的睡前故事,默契地装作自己只是个平庸而无知的兵人,X教授单方面地向新伙伴们打着招呼,那种愉快的情绪不知为何惹恼了万磁王。

他努力调拨X教授脑内的神经思维金属丝,斥责道,“你不能假设每个新来的都是好兵人。”

“可你也不能假设他们都是坏的。”X教授无奈地反驳。

事实上,他们不那么好也称不上坏,但足够不可思议,一个可以在卧室里飞来飞去的长着翅膀的天使兵人,一个可以控制一切物体漂移的红发女孩,一个按下开关就可以在眼睛位置发射红色光线的队长兵人,还有更多,像是能制造出和自己一样大小冰块儿的冰人兵人。他的梦想是去看极光,在一次早晨的家庭会议——姑且这么称呼它——上他说。

一本正经的幻影猫说:“我见过,在照片上,它们是彩色的,漂亮得不行。”

冰人羡慕地看着她。

“那大概是很冷的地方吧?”不知道为什么被放在抽屉里的火人奋力推开抽屉,扒在抽屉边缘问道。

“很冷。只有圣诞老人和爱斯基摩人住在那里。你一辈子也别想去。”

白皇后不屑地揪着自己裙摆上的线头。

有时X教授会加入到聊天里,讲一些能力控制和思考的问题,“无需害怕变异。”他温和地讲授着一些实际上没几个人听得懂的枯燥理论。

通常情况下万磁王不喜欢参与这样的讨论,他会顺着书架和窗台以及百叶窗之类的攀爬到X教授身边,他们俩独自成了一个有尊严的小团体,讨论着能力或者未来什么的东西。他试过很多次,想要修好X教授的腿,可惜他们一直没有结构图纸。“我们需要一张结构图纸,为了Charles。”他尽量显得威严地对新同伴们说。

大家都习惯了他们彼此之间有一些古怪的昵称名字,他们中很少有人在意自己的“名字”是什么,标签足够称呼了,毕竟这世上像他们这样的“怪物”太少。

直到有一天,小主人回来时哀伤地亲吻了X教授的额头。并且用自言自语的形式告诉他们即将被抛弃的命运。

阁楼,或者回收站。他们惴惴不安地猜测着。

亲爱的读者们,我无意赞扬离家出走的行为,但谁都知道一群会说话的兵人是多么奇怪,出于不忍,我想离开对他们来说才是更好的选择。

于是在一个周日的晚上,幻影猫探听到了包装盒放在书房的书柜顶端。X教授并不是那么地赞同冒险,可是天使执意要他接受他们的好意,他教了他们说话,应该得到点回报。而且,“你不想去看看圣诞老人吗?”冰人扯着X教授身上的深蓝色线衫说,“修好它,我们就可以一起走了。”

从起居室离开就是一个艰难的任务,第二天是周一,幸运的是大部分兵人并不赖床。金刚狼翻跳到半空拧开了房门,一群小家伙们鱼贯而出。

“你踩到我的头了。”小淘气提醒着不知道是哪一个伙伴,她没法仰头看清楚,他们都不行,“你还好吗?”

他们中少数能飞的暴风尴尬地降低了高度,“对不起。”她总觉得除了小卷风以外她还能做点别的。

书房是开着的,一个绝佳的消息。天使在空中得意而花哨地绕了一个圈。

接下来他们轮流从书柜上掉了下来,冰人竭尽全力冻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冰块攀附在书柜边缘上,天使和暴风把他拎到空中,三个兵人累得气喘吁吁。特别是不太熟悉飞行的暴风,最终在一半的时候她浑身脱力掉了下去,让刚力士接住她。暴风在底下制造着微风,吹着冰块以确保它们不会太快融化,而凤凰取代了她的位置,悬浮在空中同时支撑着冰人别掉下来。

屋顶对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不可思议的高度,这样循序渐进已经是野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而最后搬运下来盒子的还必须是万磁王,只有他知道“说明书”是什么。

这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小淘气紧张地看向时钟。

我们的英雄万磁王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他的手他的全身都被冻得发僵,万磁王能感觉得到自己的金属组成分子都不乐意继续它们的布朗运动了。大家屏住呼吸仰头看着他,蓝魔的脖子设计有点问题,他把尾巴摆到一边,躺平仰视他们的英雄。万磁王沉默着,实际上他也没什么可演说的,现在,只有两层书的距离,他告诉自己。

最终他翻到了那页说明书,并且由天使、暴风和凤凰一起撑着降落到地板上。火人被拽着在他半米之外喷着小火星来达到回温效果。

兵人们成一字队形一排地溜回了起居室,用很老套的方法,齐心协力喊着“一、二、三”推上了房门。听见自动锁合上的声音时好几个开心得蹦了起来,而他们的X教授眼睛发亮地欢迎了自己的X-Men,“还有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他说,看着窗户上的锁,“我在底下经过的路人脑袋里听见了一些驶往北极的邮轮信息,没准我们可以去看看圣诞老人。”

“这是个好主意。”冰人首先赞同道,然后被捧着金属粒的凤凰瞪了一眼。

中午依然显得有点漫长,屋子有人的时候他们都是安静的,静止的,悄无声地想着健康、自由、梦想与未来,诸如此类的东西。

他们的行动拟定在一个了不起的午后,就和X教授与万磁王初遇的那个时候一样。万磁王用自己的能力扭开了窗锁,先是比较牢固的金刚狼和野兽,然后是幻影猫,二楼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危险,唯一失手的海妖也不过是摔了个灰头土脸。最后放哨的天使夸张地俯冲下来,白白净净地嘲笑了他。

更值得嘲笑的是摔得迷迷糊糊的海妖的问题,他茫然地拽住了达尔文的袖子问:“我们要去哪儿?”

“去未来!”

X教授笑着回答。

从这个院子到码头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从码头到北极更是遥远得不可思议,但没人惧怕这个。X教授悄悄拉住万磁王的手,他们披荆斩棘地穿过一片草地,打败了守护庭院的大黑狗,在橱窗前装成桌饰化险为夷,稀稀落落抢在绿灯倒计时结束前跑到马路的另一边。

故事结束了,X-Men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 完 -

※ 有参考《坚定的锡兵》、《吉诺密欧和茱丽叶》和《银河英雄传说》。

评论(13)
热度(52)
  1. 吧唧吧唧我是美队荒腔走板Ayun 转载了此文字
  2. 左图阿尔的朗卢桥荒腔走板Ayun 转载了此文字
    哎呀,哎呀,我是不是要准备点什么,@琦琦Iris ,可是我啥也没有呀,肿么办? 荒腔走板||SIM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