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十日谈

(Made no sense. 非同人)

起初他在殿堂上被人们围绕,在第一个故事里,有人摘下了他的脚链。

『一个饰物,有无都不能改变什么。』那人辩解。

没了那条脚链他显得更加俊朗,过多的饰品像是暴发户的品位,人们歌颂取下饰物的第一人,赞美只穿着黑色长袍的他风采较之前更佳。

于是第二个故事里他的黑袍边缘被镶上银色的丝线,第三个故事里人们为他缝制腰身。

人们称之为更好地凸显他的美。

第四个故事里,他被带到了一片荒野中。

这里都是些废墟与烧了一半的野草,气味使他感到不适,『我们想看到他在这里会是什么样子!』有人喊道,牵着他的手,让他坐在冰冷的石头上,灰尘铺满他的长袍。

而在第五个故事,有人借清洗的名义夺去了他的衣物,为他换上新制却不太合身的短衫。

他失去了黑色的长发,这是第六个故事。

有人怜悯他乱糟糟的寸头和不得体的新衫,喊着他的名字想将他带离这片荒野。

但故事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第七个故事发生的时候人们让他说出他不愿说的话。

他被捏着下巴,毒药使他永远不能发出声音,人们摆弄着他的身体做出离奇的姿势,有人站在他的身后把自己的话语伪装成他的声音。

『我想要点什么做纪念。』人群里有个小孩子这样说着,于是站出来,切断了他的手指,兴高采烈地收进盒子。这是第八个故事了,第九个故事里有人将他带到了悬崖。

人们终于厌烦了这一切。

所以第十个故事里人们将他挫骨扬灰,火焰烧到半空,尸骨碎末随风坠落。

先前人们为他做了木雕,这时他们便把木雕高举起来,放到殿堂之上,再度呼喊他的名字。

这时有人说:『他看起来硬邦邦的,我能试试我的刀和他哪个更硬吗?』

在第一个故事里,人们在木雕的脚踝刻了一道痕迹。

end


一,法律角度虚拟人物的确没人权。按定义来说大部分同人都有一定偏离,乐观估计,其中仅少数OOC到与人物行为逻辑相悖。

二,每个人在同人里诉求不尽同,不需要互相理解,我尊重一切不侵犯他人利益的私人趣味。而引起他人不快的则在有待商榷范围内。

三,表达意见和杜撰同人一样自由。(当我们不聊版权的时候。)

17 18 / NKXJH
评论(18)
热度(17)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