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Brandon/Simon

Simon被催眠所以把Brandon当成Elizabeth╰(*°▽°*)╯,Brandon又以为Elizabeth是Sissy╰(*°▽°*)╯。

和十七的双金毛同步更新。开个玩笑。

 * * *

你不能寄希望于凌晨四点的纽约。

这会你不可能有什么惊喜,酒吧已经闭门,应召女郎也不是二十四小时待机,无论是前女友还是亲生妹妹,除了冰箱里残留的牛奶盒里还有三分之一没变质的鲜奶以外没什么能让你嗨一场的,布兰登。

他这样劝说着自己,不得不端着牛奶坐到电脑前下载一本新的电子杂志,几乎是在下载完成的同时他听到门口有什么重物砸下的声音。

纽约凌晨四点一十二分,布兰登确信自己不认识任何一个会主动送外卖上门的应召女郎,有时他认为自己比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要多愁善感。但也不会是卖保险或者卖理财投资的推销员,更不会是小偷,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盗贼会一边敲着门,一边愤怒地喊着“伊丽莎白”。

感谢上帝这是一次做好人的机会。他该打开门告诉他你找错了。

布兰登匆匆套上了自己的灰色运动装,在床伴之外的人面前他习惯于穿得稍微得体一点。但他还没刷牙,手上可能还有那么点不太恰当的气味,布兰登隔着门,“这里没有伊丽莎白,”有些古怪的客气地。

门那边的人似乎并不能理解(或者相信)这个句子,依然竭尽全力地用身体撞着整个门。

不,没人想因为一个莫名其妙……

或者他说的是Sissy?

这个念头让布兰登更加头疼,他翻起保安的联系电话,很可惜,现在是纽约凌晨的四点一十五分,并没有人接通电话。而他又不想报警。和警察之间的来往从来没有带来他什么快乐。只能任由外面的暴徒用力击打着他脆弱的门,更糟糕的是这对他并没有多少帮助,在缓解性欲方面的。布兰登坐在沙发上,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手,对着这种情况硬起来的话他可不止是一个性瘾患者了。他没必要每天都比昨天更变态一点。

“伊丽莎白,开门,我不会再伤害你了。”门外的人说。

布兰登确实听见了“伤害”这个词。他重新走回门口,不知道哪里来的念头促使他打开门,直视——准确说他稍微低了一点头,因为对方比他矮大概十多厘米——着这个不速之客。他压抑着情绪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对方几乎是在开门的瞬间搂住他的腰,喷涌而来(一点也不夸张)的眼泪让他的胸口的衣服湿漉漉的,“伊丽莎白。”他用那种哽噎的声调喊他,“我不想离开你。”

所以,一个惊喜。

* * *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哭着坑了。

12 19
评论(19)
热度(12)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