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好想取名叫仲夏夜之梦

 @贝鲁没有酱 生贺,很抱歉它最终变成这样的短小怪物(草稿),也许我长大了会来修修它,也许……。

* * *

他在半年后又经过某个海滩,这时已经是夏天,他确实记得自己是为了寻找一处基地才不得已(再次地)来到这座城市,为什么无所事事地看了两天海,他自己也找不到原因。

有时候Erik讨厌这个头盔,让他没办法再粗暴地将自己的软弱归结到任何暗示。

现在他已经能控制自己飞行到两百米高空,但飞机还是出行的首选,毕竟“会游泳”并不是一个从纽约游到伦敦的充分理由。你得应付一群去南方过冬的飞鸟,它们是铺天盖地的,夹带着气流而来,这时你只能迫降在某个糟糕的麦田上或者是独栋别墅楼顶。最不幸的是遇到起飞的飞机,他控制不好避让,也难以停住那么大的一个物件,一个“没有装满纳粹和迫害变种人的残忍科学家”的物件。

但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将飞机稍微偏离了既定的轨迹一点点,在找到一个落地点后又将它搬了回去。这废了他不少力气,上次控制这么重的家伙时还有人看着他。蓝色。在这种时候下意识地想和某个人目光交接已经成了他需要用时间去纠正的习惯。

他去了镇上的酒吧。

现在没人会自作聪明地倚在吧台给他点一杯甜酒,“放松心灵”,见鬼的,也没有人会一边和调酒师调情一边像是无意识地按住他的手,“这真是个绝妙的想法”。我的朋友。

Erik不安地举起酒杯,没有任何酒倒进他的喉咙时他才发现这已经是个空杯子了。

没有人。这是个空杯子。

难以像每个夏天那样随便地坐进某个长椅然后搜寻酒吧里的日耳曼脸型,他不确定“Charles”(最后他还是在脑内说出了这个名字)的“精神幽灵”坐在哪个位置,交叉着双腿,前倚着,一手摩擦着杯颈,抬头对他笑得暧昧不清意味深长。他猜他现在正在哪个酒吧和另一些年轻姑娘调情,或者当了校长可以成熟点。得了吧。他嘲笑着自己。

把轮椅搬到二楼依然排在困扰他的十大问题榜首,通常Charles让Hank变身后把自己抱上去,然后蓝色的毛毛会掉落一路。他希望过一阵改造出在一楼的新卧室,Erik的皮衣还落在现在的那间里,可他已经很难独自把那玩意扔掉了。

皮衣不可能是下个十年的流行趋势小饼干的味道实在糟透了变种人不该暴力对抗人类。这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冒出了很多不再有人跳出来反驳的论点。

他欠他一个道歉。不是现在,现在还有邪恶大反派的武器基地在等着他,这才是Erik千里迢迢跑到这里的原因,至少他一直告诉自己是这样的。他忘了告诉自己那个见鬼的基地跟他跟任何一个变种人都毫无关系。

有时候一杯免费薄荷酒和和蔼的酒馆会让他怀疑一个属于变种人的未来也许并不是“那么地”可行。Erik不乐意想这个,他有点醉意。

酒窖也该换到一个更适合他而不是更适合学生跑下去捉迷藏的地方,Charles倒光了藏在客厅壁炉旁暗格里的红酒,酒瘾上来时这点远远不够。

所以他失去的不止是一个酒伴。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非要一个人坐在这里喝第六杯酒。硬币在他桌子底下晃晃悠悠,隐藏变种身份只是因为他不想惹太多麻烦,尤其是已经没人会帮他清扫路人记忆的时候。

在他面前的依然是几十亿Shaw组成的世界,找到一个个年轻的变种人放在温室好好呵护并不是可取之策。显然人们缺乏时代更迭的远见,他想着Raven盗窃来的资料,关于针对变种人的有违伦理的试验,以及一些歼灭变种人的不成熟的计划。

现在他必须孤军奋战了。

学生不是一个恰当的选择,而Hank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回来。他很遗憾自己不能行动,使得Hank不得不面对他并不擅长的交谈,这样的歉意之下,在书房看书到凌晨一点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熬的事了。棋盘不在“不那么难熬的事”之列。

他想拿到最顶层的一本书,然后失落地发现学校里的孩子们多半都睡了。Charles考虑起轮椅的升降功能设计,他把轮椅转到书桌旁,伸长手臂拿过来一叠空白的纸,有些幼稚地空想着他并不擅长的机械构图。

噢他必须孤军奋战了,现在。

* * *

Azazel用一种“得了吧我们都懂”的眼神瞥着了不起的万磁王,尾巴卷成一个过于轻佻的爱心形状。“明天中午我会来看看的,老大。”

前方的建筑物里只有一间屋子还亮着灯,而他们早就听过Raven抱怨过无数次X教授不许孩子们熬夜。

Azazel很想把这个画面录制下来。他们有可爱的Emma,变种兄弟会能从他的脑子里集体欣赏这场景。现在是纽约的深夜零点,他的老大万磁王,一手提着头盔,一手用磁场推开了一所预科学校的大门。

好在这里的夏天并不太热,Erik还能穿上他认为比较衬自己身材的高领单衣。

Charles已经忘了他把备用的袖毯放在哪儿了,棕色的,有着流苏边,质地厚重得像是比他还大几岁。

好在今天的夜晚并不太冷,他看向窗外的黑夜里。

他看向黑夜里的光。

end

评论(15)
热度(37)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