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有亲友自远方来

简介:Erik和Charles分手后,一些亲戚(什么)从很远的地方来和他们分别谈谈心。涉及真人与交叉同人,可能有互相拉踩打成一团的混乱情况(什么)。


(上)

X教授的远房亲戚们听说他被前男友打伤了腿。


所以万磁王的门被一个愤怒的精英人士砸烂了,本来就应该换个铁门,万磁王冷笑着一点也不介意。

来人穿着深蓝色的西装,衣冠楚楚地上来就要掐他的脖子。

万磁王敏锐地找到了他的领带夹。

领带夹松开,重新扭结成了手铐的形状,Simon被绑到万磁王门口的酱红色栏杆上。他破口大骂着,万磁王只好关掉了所有的门窗,然后在玻璃窗户后面把金属重新扭成领带夹。

愚蠢的只能在自己的变种能力下嗷嗷哭的人类。


接下来依然是一个可恶的来自Xavier不知道哪个远房的亲戚,对方留着很娘炮的刘海,万磁王冷冷地看着他。

寻仇?就这样的?人类?

小年轻似乎被盯得有点害怕,左顾右盼地问:“哪个是万磁王?呃,请问。”

“就在这里。”万磁王手里转着金属球,冷酷地回答。

就像是被这句话吓了一跳,Johnny吸了口气停了几秒,之后抬头(他站在低一阶的台阶上,而且比起来万磁王他有点矮),跳起来用脑袋撞了上去。之后他展现了不可思议的短跑速度,身手矫健地踩着一地枯黄的落叶从锁上的栏杆上翻出去。这时候万磁王才发现这个不速之客是自己翻进来的。

近身战从来都“不太擅长”的万磁王揉揉自己鼻子,烦透了人类。


他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他找了一个医生来。

穿着白大褂的小医生看起来是个随和的人,坐到了他沙发的扶手上调试着医用器械,万磁王全神贯注感知着金属看电视新闻因此没有发现这个医生长得和他的前男友也有点点像。

“记得定时换药。”Nicholas把针筒收进医药包里,笑着歪头,“这样的表皮伤并不严重,过几天就能好,也不会留下伤痕。”

万磁王看着新闻没回头,问:“我需要付你多少钱?”

“不,不用了。我只是来帮个忙。何况这不算什么……比起来脊椎受损下身瘫痪只能靠轮椅生活的话,那非常惨,子弹取得太过粗暴,伤口血淋淋的甚至能看到——”Nicholas耸耸肩,机智地在自己头顶的铁块敲下之前拎着包走出万磁王之家。


接下来的日子万磁王决定拒绝所有访客。

但是这样的门铃他没法不回应,又一颗子弹绕着弯试图打到他的膝盖,万磁王无趣地把它拨到一边,习惯性地,然后听到家里电冰箱爆炸的声音。第十一颗了,啊也许下次他该学着让子弹停下来而不是随便把它往旁边一拨。

出于逃避维修电器困扰的考虑,万磁王打开窗户迎接了第四个来自Xavier远房家族的客人。

对方的头发扎呼呼地像只小刺猬,穿着蓝蓝的毛衣气鼓鼓的样子,两只手都拿着枪而且二话不说又要用子弹沟通。万磁王第一次遇到这么难交流的人,只好控制住两把枪还有那些零零碎碎的子弹。“你能让子弹拐弯,这是变异。”万磁王说。

“……不,我不会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了!”Wesley依然气鼓鼓的样子。

万磁王对待每个变种人都很耐心,他放开一把枪的控制,说:“你看,我们是一样的。你应该能理解我和Charles的分歧。”

于是一颗子弹回答了他。他再次随手一拨,这次报废的是客厅茶几。

“你不可能杀得死我。”万磁王说。

Wesley抿着嘴,想了一会儿,他说:“好吧,我会Google一下变种人的。”


这样打发了足够多的远房亲戚后,万磁王又开始了订阅报纸的生活。

今天清早来的不是送报员,尽管对方拿着一卷报纸。

对方看起来像是刚刚从飞机下来,和他打招呼:“嗨,我只有几句话想说。”

万磁王看着他。

“FUCK YOU ERIK.”报纸被塞到万磁王手上,McAvoy转身潇洒地挥挥手,就这样从万磁王的家里安全撤退。

万磁王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想很想Charles。


(下)

万磁王的远房亲戚们听说他被前男友甩了


X学院迎来了一个衣冠楚楚的社会精英,系着漂亮的蓝色围巾,但他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

他不太确定自己为什么要来当一个说客,在自己的生活还一团糟的时候。

轮椅上的蓝眼睛青年接待了他,X教授给他准备了一些下午茶和甜点。这种太过英式的作风让他一时不能接受。Brandon端坐在沙发里,礼貌地接过了暖手红茶。

“抱歉,你看起来似乎不是很愉快。”X教授热情地接近过来(用他的轮椅),“为什么不试试在这里住一阵?这里空气比纽约要好得多。”

Brandon摇头拒绝了对方的建议。

“太多的自责对你没有好处,我的朋友,也许你可以喜欢自己试试。”X教授在道别时温和地说。

最后他们谁也没有提起关于“为什么和万磁王分手”的事。


学生们可能会被奇怪的访客吓到,X教授想。

比如从天而降还转着圈圈的非人类,他不太确定这样的出场方式意味着什么,可能是显得炫酷一点。

来客笑得非常温柔,礼貌(如果你不介意把擅自走进别人书房叫做礼貌的话)地坐到X教授书房里的椅子上,姿势端庄优雅。

“你好,我叫David。”他说。

X教授和他握手,他读不到他的思想,“你好。”

“因为日程安排所限我需要在五分钟内说完以下内容,根据计算您和万磁王的婚恋匹配度为95%,尽管……”David卡了一会儿,“原谅他的可能性大概在37%,你们复婚后变种人地位将会提升20%,保守估计。因此复婚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谢谢你,David,五分钟到了。”X教授尽量客气地说,他算进了从天而降的David自我展示时间。

David:“实际上——”

实际上X教授一点都不想听这个,他迅速地理解了对方的感情。


Fassy是第三个访客,谢天谢地Erik没有太多这个时代的亲戚。

这是一个非常好打交道的人,X教授把有些害羞的对方请到了客厅,两个人友好愉快地聊了一些文学作品,之后不可避免地回到了主题。

“他是爱你的。”Fassy盯着X教授的眼睛,“而且希望和你道歉,非常真诚的。他认为blablablablabla(省略十分钟万磁王心理分析)……”

X教授摇头,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也许你说得对。可我还能做什么?”


他该庆幸这个冬天有可爱的羽绒背心和厚厚的裤子,不然从一个温暖的地方录完专辑赶到寒风萧瑟的X学院绝对不是一个多么好的选择。

Frank垂着头,摇摇晃晃地像是在准备下一首歌。

“遗憾的表情。”他指着自己的大脑袋说。

X教授用柔和的嗓音指挥他向附近的草地走去,推着自己的轮椅,给Frank描述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冬日午后,草地被照得金光闪闪,远处还有几个新入学的变种豆丁蹦蹦跳跳,“这里是变种人学院,”他说,“不过欢迎你们来录音乐。”

“谢谢。我现在能想象得到……眯着眼,咧着嘴笑,陶醉又感激的表情。”Frank有些笨重地跳了一下。

他们经过了一条铺满回忆的小路,X教授细微地叹了口气。

Frank晃着自己的大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让他的“眼睛”盯着X教授头顶的空气。这个滑稽的场景引得X教授扭头笑出声。

“我可以给你唱一首歌。”Frank说。

X教授看着远处在阳光下的Xavier学院,“请,我正听着。”


(偷个懒。立冬降温,注意添衣。)

评论(60)
热度(131)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