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朋友你听说过Xavier学院吗02(完√

世界永远比你想象得更糟。

这是Erik Lehnsherr的座右铭,他的经历再次向他确认了这一点,这所挑战他权威营销组织的学校竟然不止有饼干……还有水果糖,棉花糖,奶油球糖,(Erik是不会吃这些不健康的食物的,他爱他的牙齿)冰淇淋,苏打水,橙汁,尤其尤其尤其是他走到校长室门口,敲敲门,看到屋里还有葡萄酒。Erik喜欢它。

墙上挂着几幅画像,除了烂俗的人类教室都会有的那几个,还有一些著名的变种平权者像是Prof.X或者Magneto。Erik是他们的超级粉丝,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会希望生在那个年代保护每个变种人的权益。

“请坐,我猜你想要喝点什么?”书柜门后面探出了一个人的脑袋,微卷的深色头发,很从容地揉着脖子走过来,“叫我Charles就好。”糖衣炮弹。

Erik低头看着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递过来并且露出了很友好,实际上已经友好得让Erik想和他发展点友好以上关系的笑容。

他有点想妈妈了。

Charles?看起来……很不错。Erik僵硬地想。

并且僵硬地道谢,“谢谢。”他说,一时想不到什么别的好听的句子,只好补充了一下名字,“Charles,呃,我是Lehnsherr钢铁家装公司,哦抱歉,我是说,Lehnsherr,Erik Lehnsherr,准确说是,Erik。”

玻璃酒杯碰到他的金属头盔,于是有些酒滴掉到了他的衣领里。Pietro去哪儿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儿子被定在酒瓶前,Charles的手指抵在脑袋上,(有点可爱地)看着Pietro,并且指责他还没有到喝酒的年龄。

他开始觉得把孩子放到这里来也不错,他们现在更需要一个能温柔教导他们的人,而不是一犯错就把他们用金属链子绑在秋千架上的人。

这是什么念头?示好,糖衣炮弹,美男计,即使敌人不能钻进头盔也有着非常优秀的营销手段,绝不能轻敌。Erik甚至有了把前面也糊上的冲动,但那样他就不能露出他英俊的脸,而成了一朵戴着头套走来走去的奇葩。

事情不该是这个走向。

Erik正气凛然地努力切换回谈生意模式,可是面前斜倚在转椅里微笑看他的温柔的Charles真的让他有点想妈妈,她已经离开二十多年了。只偶尔会出现在他的记忆里,烛光,火腿,啤酒,妈妈。

忍住,千万不要把“妈妈”喊出来。他喝了口酒,非常感激自己英俊的头盔。

“我观察到校园里并没有足够的家具,孩子们上课并不方便。顺便,Pietro出去自己玩。”Erik坐在宾客椅上,一本正经地,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轻柔一点,稍微呲牙露出了一个慈爱但更多是象征“一切尽在掌控”的笑容。

Charles有些困扰似的。“这里都是一些孩子,塑胶或者木头之类的材料也许更适合他们。”

“但他们不能总是孩子。”Erik气愤地,“只有金属的环境才能让一个人真正成长,而且它更不易破坏,变种人很容易破坏点什么。”

“哦,我的朋友,你想的很周全。”

他是不是该给他电话号码了?“木质家具并不环保,而家居装潢领域,全球也只有一个高层都是变种人的公司,对,就是我,我们的孩子应当在一个更‘变种’的学校,使用更‘变种’的家居。”

Charles若有所思地拿起了酒杯,手指无意识地磨蹭着杯颈。

认真地说,他是无意识地这样做吧?他对别人也这么做过?“金属拥有王者的气质,正如我们都是进化前沿的变种人。它和我们,更加前卫更加现代也更加优秀,我想不到为什么有变种人单位不肯选择它。”还有,为什么还不给电话号码,私人的那种。

“这点我恐怕不能认同你,变种人并没有比人类更为优越,我们都是平等的。”Charles温柔地笑起来,玻璃杯离开他的嘴唇,上面没有唇印,所以是天生的?那么红。

Erik缓慢地将自己的视线拉回酒杯上,他看见酒液里他的倒影像个害羞的可怜虫。“无所谓,我也愿意用这种观点来安抚人类。只有Prof.X那种天真的幼稚鬼才会相信这是真的。”

“Prof.X才不是幼稚鬼!那个偏执狂Magneto才……”Charles低下头,在争吵开始之前努力抑制了“偶像被侮辱”的还击冲动。

“偏执狂这个赞誉很恰当。”

所以这个词伤害不到他。过了会儿Charles用他亲切而热情地声音转换了话题,“Pietro对他的能力掌握得很好,他很厉害。”

“我教的。”他用酒杯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得意,因为笑起来,Erik就有点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维持在[威严,亲切)的区间里。“我的教育方式大有可借鉴之处,他可以算作一个证据。”

Charles舔了舔嘴唇,“有没有想过把他送到学校里,和大家一起学习?”

来了,战争。

“我不介意,只是更希望他能在一所‘变种’化的学校。你知道的,比如金属家具。像Prof.X试图让变种人被人类同化的行为是不可取的,这会让我们的基因池退化。”

“你可能忘了我才是我们中研究基因学的那一个,也许你还认可Magneto的变种帝国,好的。我们的孩子已经习惯了玻璃落地窗和实木衣柜,要改变这个恐怕不太容易。”

“哦,小孩子反而最喜欢变动了。”

“让Pietro住到学校来就是个不错的变动,更多朋友,更大的跑步空间。”

“我不同意——”

Pietro闪到了Charles身后,热切地忽视了他的父亲:“但我同意。”他把一个糖果包装纸努力塞到空了的饼干袋里,然后尴尬地看着花花绿绿的糖果纸蹦了出来,连同饼干渣。为了逃避父亲的惩罚,Pietro积极地清理着地毯。

胜利者的笑容出现在Charles脸上。

令Erik懊恼的是他并没有感到被冒犯,而是有点难言地兴奋,像是“Charles这么笑起来很好看”。也许Emma说得没错,他该多交点朋友了。

办公桌后的Charles递过来一张名片,上面印着座机号码和电子邮箱,公共主页二维码,但他又拿出一只钢笔在上面补充了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这让这张名片看起来更亲昵了点,营销手段。“改变主意的话可以联系我。以及,你的钢盔看起来很有趣。”

他猜在Charles的词典里,“有趣”是比“好看”更高的赞赏。

============

Prof.X的理想主义粉丝:C.X.

周六夜晚,记者在酒吧见到了酒量惊人的Charles Xavier,酒精让他看起来更加鲜艳,并且带着一些醉意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Xavier承认他最崇拜的人就是Prof.X,而他身上也有许多与他的超级偶像相似之处——善良,理想,美丽,还有些风流。记者很难否认采访过程中多次被Xavier的笑容分散了注意力,尽管Xavier的思想更加吸引人,延续Prof.X的理想,建立变种人与人类友好相处的社会。

——Mutant&Proud 人物专访

第七次E/C辩论型“约会”在变种历史博物馆举行,Erik喜欢这里酱红色的地毯,据说室内很多物品是使用Magneto资金购置的,因此依从了他的喜好。

显然Charles对整体建筑设计和相框之类的更感兴趣,这些是Prof.X投资建设,带着那种可恶的和平主义复古气息。

他们从社会学伦理学基因学管理学一路辩驳到生物学心理学物理学还捎带上了人工智能,Erik依然带着他骄傲的头盔,那是完全1:1模仿Magneto的那个制作的。他们走进了最核心的展厅,还是可爱的酱红色地毯,墙上挂着以绘画专长的某个变种画家绘制的Magneto和Prof.X画像。

Charles恨现代科技。

因为他看到了Erik一进门就毫不犹豫地给Prof.X点了一个“:-(”,他按捺着怒气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头盔说着给另一个头盔点了大大的“:-)”。

以暴制暴不是Charles的风格,他尊重每一个为变种平权献出自己力量的人,早在童年时第一次来参观时他就友好地给每个战士都点了笑脸。“就是你们的头盔害得Prof.X只能坐在轮椅上。”

“希望你读过足够多的历史,难道那个人类Moira在这场事故中毫无责任?”

“改变子弹轨道的是Magneto。现在去把Prof.X的评价改回来。现在。”Charles把“希望你拥有足够灵活的脑子”咽了下去。他很少生气,但可能是面前这个人和Magneto太像,总是惹得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Erik耸耸肩,“你总得为此付出点代价。”

他本意是说对方应该在嘴上服软两句,或者更好,接受Lehnsherr钢铁家装公司的合约什么的,但身体控制不住地凑近,而且太近了点,这个触感,他应该是摸到了他的腰。肢体接触让人心理距离更近。

……但这不是个推销商品的好姿势。

“像是这样的代价?”Charles不轻不重地避开金属,打上了他的鼻子。

这不是多么大的分歧,他们没有带着各自的同伴站在对方的对立面,只是小小的意见分歧,因此没人准备用太严厉的方式来解决它。

可能是Erik看起来疼得要哭,反倒让打人的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安抚地又揉了揉他的高鼻梁,指尖向下,摸到了Erik的嘴唇,纯粹出于本能近似于挑逗地按压着。

两个人站在博物馆里,一时都有点不知所措。

Erik闭着眼,鼓起勇气:“我想要……”

显然也许他在推销上有一手,但调情却是绝对的Xavier领域。“说出来,我会给你的。”Charles笑得很柔软,手指还在他的头盔边缘摩擦,左手很放松地插在口袋里。

“我想要一个碗(吻)。”Erik有些口齿不清,试图用他深情的眼神表达出,他也是有调情这个技能的。

Charles歪头看着他,指关节敲着他的头盔。

之后头盔被取了下来不然他们没办法亲吻,Erik自觉地把给Prof.X的评价改成“:-)”,他嘟囔着自己会把Wanda和Pietro送到Xavier天赋青年学院,而且允许Lehnsherr钢铁家居的边角被包上可耻的橡胶。

钢盔滚落到墙角,Charles压着(至少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压着)弯腰屈膝的Erik,抬头吻了他,顺手抓了抓被金属关了太久以至于乱糟糟的头发。

思路已经跑到了两年后的Erik幻想着烛光火腿啤酒钻戒的求婚,三年后他们应该还有一场以金属为核心并摆满小饼干与水果糖的婚礼宴席,幻想里的画面从舌尖传到了Charles脑内,让他的眼睛蓝得发亮。

现在他们只是在变种历史博物馆的摄像头死角偷了一个吻。

吻着和平年代。

end


……我有特殊的跑题技巧……

评论(10)
热度(80)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