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Ayun

「请使用归档」
X-Men || EC不拆不逆 || fassavoy拉郎

生日快乐 @A'Tuin 与小学生作文。


——————

有人听到万磁王在哭。

 

这可是个相当稀罕的事。并不是因为万磁王是一个百折不屈的硬汉,而是因为他很少会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样的时间哭,还哭得那么伤心。尤其是在他递交了一份关于——强烈建议处死所有踏上吉诺莎领土的人类的提案之后,大部分人觉得他是个混蛋,不会哭的那种。

 

可事实上,他确实在哭,就在吉诺莎的中心花园里的一个小树丛里。

 

本来没人会发现这件事的,然而万磁王在哭泣的同时愤怒地拒绝任何安慰或观看,他吸来了好几个甜甜圈车和冰淇淋车,在公园搞出了不算太小的动静,于是人群越滚越多。这会儿已经是黄昏了,在娱乐区的小孩子也做好回家的准备,夜行者犹豫地举着一把气球,走到他身前。

 

「你需不需要这个?」他问,递过去一只紫色的氢气球。

 

这没什么安慰的效果,万磁王还是在哭泣。

 

因此凤凰猜测他也许是想念他的母亲,她小心地从远处挪来一个蛋糕,「今天是你的生日吗?万磁王先生。」

 

「不太可能,万磁王先生怎么会怀念一个人类。」

 

抱着足球的镭射眼跑了过来,悄悄地劝凤凰离开。他以为他的声音足够小,但还是被万磁王听到了。

 

万磁王用非常吓人的眼神盯着他。

 

非常诡异的场景。

 

了不起的万磁王坐在公园,坐姿端正,脑袋上戴着他标志性的钢铁头盔,只是止不住地流下眼泪。他看起来很好,无论精神或者情绪,因此一直躲在树里没吭声的幻影猫也忍不住,走到人群和万磁王之间。「我想他可能是病了。眼睛之类的……」

 

她这么猜。

 

孩子们认同了这个猜想,派遣信使夜行者回去,叫X教授来。

 

数十秒钟后,X教授与夜行者一同到来。他操纵着轮椅,绕过甜甜圈车、冰淇淋车和华夫饼车,抱住了万磁王,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你不必为我的伤那么难过,亲爱的。」他这样讲着,在脑内暗示了孩子们可以回家,这里交给他来处理。在他的拥抱下,万磁王逐渐止住了眼泪。

 

「他还好吗?」幻影猫小心地问,用她的手指了指万磁王的方向。

 

X教授想了想,手肘支在轮椅上,托腮答她,「现在好多了,他只是想吃哭哭鲨鱼翻糖蛋糕。」

 

人群散净,万磁王才用他哭哑的嗓音僵硬地,「你的能力进步不错。」

 

「还可以,只要你能学会不是什么都可以用一个钢盔或者枪弹解决的。」X教授坐回到轮椅上,「如果下次你还要用把我锁在家里这样的方法来达成提案的话。」

 

夜色很好地隐藏了万磁王哭红的眼睛。

 

「我们需要谈一谈。」他说。

 

*

 

第二天清晨,万磁王的意见没有得到三分之二的支持票,尽管他也成功驳回了人类进入吉诺莎探亲的提议。X教授坐在他右手边,和蔼可亲地提醒旁听席的孩子们明天要交的作业。

 

作为标准结局,他准备挥一下斗篷,推着查尔斯的轮椅离开现场,然而几个小豆丁挡住了他的路。

 

「万磁王先生,你看这是什么?」幻影猫和北极星举着一个大盒子,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样,大声喊着。「哭哭鲨鱼翻糖蛋糕!」

 

X教授替他接了过来,一脸惊喜,这让小姑娘们也有些开心。

 

「谢谢。」万磁王最终决定这样说,并且勉强地裂开一个笑容。

 

等到万磁王与X教授带着蛋糕离开之后,幻影猫开口道:「我好像明白了。」

 

北极星在旁边歪着头。「什么?」

 

「鲨鱼,那个鲨鱼蛋糕。」

 

Fin

2 3 4 5 6 7 8 9 10 11

© 荒腔走板A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