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Right there!

提前两个月的生贺, @车里客 。

XFC老调重弹,所有对话都是自言自语,标题即BGM。有个超赞的剪辑

最初只有Raven独自苦恼。

她说服了自己。她得说,像是生死攸关之类的场合下一个太紧的拥抱实在算不得什么,纽约邮报不能靠这个吃饭,变种人领袖的同性恋情,这样的设定政治正确得让她希望Charles去竞选下届美国总统。因此在之后Hank也加入这个小秘密时,她不以为然,Hank,看到了Charles半夜在门口等Erik,这也不过是生死攸关这个词语的一部分。

变异的副作用是太多负担,她在被拒绝后幻想了一个完美人格Erik,永远正确,绝不回头,不为女色所动,不为蓝色所动。

然而Charles搭讪姑娘时说过什么来着,“明天早晨告诉你”?

第二天早晨Erik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仍然是大义凛然的表情,床上还在打哈欠的Charles却第一次在“明天早晨”告诉了她什么事。

Raven看着哥哥蓝色的眼睛,悲哀地想。

大概她只是蓝的不是地方。

*

Alex加入时和谁都不熟,他喜欢嘲笑Hank,而嘲讽是他主要和人沟通的手段,没有之一。因此他独立保守着一个小秘密,没有和谁说。

直到有一天夜里,Sean在院子里对着树上的知了吹口哨。

他选择了惯常的带有嘲讽语气的沟通方式。“他们俩就是因为这样的鸣笛分贝听到了你?”

“它们俩?”Sean猜树上不仅仅有两只知了在叫。

“你们的教授,和那个Erik。”

“哦。”

谈话陷入了僵持。

“说真的,他们俩说话时为什么一直看着对方?”Sean望着树上稀稀疏疏的叶子,“每次他们俩站在我面前我都有些尴尬。”

Alex鼓足勇气,打算讲出这个秘密:“还有更尴尬的。”

“他们有时看着对方莫名其妙笑起来?”

“还有。”

“那么……Charles拍你肩膀时,Erik会打断你们的对话?”

“他总是不在听别人说话。”

“哦,你是指他们下棋到第二天早晨。”

青春期少年Alex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不那么尴尬的方式说出口:“还有。当我从那里出来时,Erik看了一眼Charles,他的下部分就有点不一样。”

“下部分。”

“腿部再往上一点。”

“……上帝。”

两个缺乏感情生活的青春期少年陷入第二波沉默。

*

Angel则要活泼得多,或者这事对她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在加入团队的几天后就用一种“哦得了吧老娘什么没见过”的语气,将面包放进面包机。“那对儿今天又去哪个酒吧了?”

“去找一个能自我我自我修复还能长出爪子的人。Hank端着牛奶杯磕磕巴巴地说。

就像被出柜的是他一样。

“那对儿?”Alex缓慢地重复。

同性恋这个词语对他们而言还是存在于游行报道新闻里的话题,对大部分生活保守而常规的美国人而言,那帮queer不过是喊着些古怪口号四处跑来跑去的……稍等。不是。

“也许。他们找我的时候就坐在出租车后座,Charles的手搭在椅背上,像是揽着……呃,也许。”Darwin做了一个表示无奈的手势,犹豫着,“但朋友间……朋友之间。”

Angel切着黄油。

“我见过他们从一个房间出来。”Raven往红茶里倒了三块糖,简洁地说,试图早些结束这个话题。

Angel把黄油涂上去,“一个房间,没错,我见到他们的第二次就是在一个房间里。一张床。”

几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之后Charles在我的脑子里展示了穿着三点式亮片蓝色流苏的Erik。”

“你记得真清楚。”Sean插嘴道。

”几乎全裸。好身材。”

Hank迅速反应出这里面的逻辑缺环:“所以他怎么会知道全裸的Erik是什么样的?”

“没准是幻想?”

“那更糟。”

*

从苏联回来后,Moira也忧心忡忡地加入讨论。

作为CIA她的立场更为保守,也许是这个行业见过的过于亲昵的男性友谊太多,她在一次训练时向Sean抱怨起自己的变种人朋友。

Moira:“Erik从来不想和CIA合作。”

Sean:“他看着我掉下二楼还在笑。”

Moira:“我们在苏联,Erik要单独行动他说他不是CIA,然后Charles也跟着跑过去,说,他不能让他一个人去那里。”

Sean:“之后Erik把我一个人从从几百米高的地方推下去,我在半空中还绝望地听到Charles喊Erik的名字,谁知道发生了什么。Erik就说,你不也希望这样吗。”

Moira:“而我趴在草地里,琢磨被领导批评时应该怎样解释。”

Sean:“他们好像笑了起来,我都听到了。”

Moira:“站在一起时我就像空气里的氮气。我希望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沟通方法。”

Sean:“我讨厌情侣。”

Moira:“什么?”

Moira:“哇哦。哦。”

*

很难说。可能一切还没那么夸张。

半个世纪后新的一批年轻变种人还在讨论。毕竟,“爱”都被用得那么频繁,“老朋友”听起来显然在正常范围,贴面礼节成为新时尚,脱帽礼与握手绝不过分,太多事业心与太多责任,单身未婚也不是判别性取向的精确方法。是朋友?是恋人?多么难搞清楚。

这一天社会版又是变种人。

Erik和Charles的照片,一个破坏了波士顿大学的研究所,另一个在加州理工进行遗传学巡回讲座,一左一右。刚刚拿到报纸的Emma展开报纸给学生们感受,同时Raven和兄弟会五颜六色地聚在一起,“我还以为他们去拍了结婚照。”

她们在两个地方同时说。

年轻的变种人们唧唧喳喳。

“为什么不让我去问问?”Kitty自告奋勇。

“怎么问?”

“先问他被关进塑料监狱几次,确认他头脑清醒。”

“我们都记不清。”

“第二个问题,问他的名字,放松他的警惕。”

“可他有那么多化名!”

“最后一个问题,问他——男朋友的名字是什么?”

*

“Charles。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


Fin

侏罗纪衍生脑洞

非恐龙设定,为了性生活。看心情删。

【有剧透。为防无意剧透的文字型分割线:

主角延续Kingsman的传统,全程使用三星手机。说真的如果用黑莓就不会没信号了,如果用诺基亚就不会被摔坏了,如果用索尼就不怕水了,如果用苹果beats耳机必须连蓝牙,实在不行你用个小米,为发烧而生。

星爵领悟了F U一击杀。

我已经预感到接下来一谈女性对鞋的选择,就会提到该电影。不过最爱这部电影的一定是小崔。】



01
邪恶经济人Shaw使用转基因培养出了Erik,他被囚禁在塑料监狱里。
他有控制金属的能力。
这不可能是人类能做到的,他是个怪物。
每个过来进行定期体检抽取血样的医生都这么认为。

02
Shaw试图利用Erik进行一些不法活动。
他聘请了心理学家Charles对其进行驯化和精神干预,让他服从于命令,更熟悉地掌握能力。
然而Charles进入塑料监狱里时,惊讶地发现Erik在根据以前某个医生留下来的棋谱学棋。
他拥有智力。
Charles找来国际象棋,他的Erik表现出非常优秀的棋技。
但Erik始终不肯发出任何声音,Charles听说他很久以前有过同伴Anya,是个失败品,除了Anya再也没有人知道他会不会说话。

03
他们下棋,之后开始共进三餐。
Charles察觉到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有特殊能力的机器人,他有智力,甚至有感情,提到Anya时他会表现得有些异常。
他有自己的喜好。Erik喜欢执黑,喜欢吃早餐里偶尔捎带的小饼干,喜欢黑色和紫色,讨厌Shaw。
Charles在塑料监狱里出了危险而Erik救了他。
新发现,Erik不讨厌Charles。

04
在汇报进度时Charles撒了点小谎。
他意识到操纵控制一个智慧生物是非常残忍而不当的,并写信给他的友人Hank提及这个问题,像是伦理,道德,社会舆论,未来,科技约束之类的。他写了有四五页。
Shaw没有注意到一切,Shaw把他们带到特殊设计的训练室,要求Charles展示一下成果,在他的保护下。
于是Charles犹豫地向Erik发出了“使勺子弯曲”的命令。
“你希望看到这个?”Erik说了第一句话。
Charles不知如何回答,他只是看着Erik一声不发,看着Erik如何将勺子拆成两半。
训练结束后Charles警告了Shaw,他在试图扭曲一个智慧生物的人性。
Shaw不以为然,反而认为智力也不过是种附属能力。
第二天早晨他收到了Hank回信,Hank的妻子Raven也在信中附言。
“你是否意识到,你对THE ERIK的描述和溢美之辞占的篇幅太多了?我亲爱的哥哥。”她说。

05
Charles阅读了和Anya相关的档案,并通过Raven的特殊身份——她任职于一些情报部门,恰好监管着Shaw这一类人——得知除了Erik以外,Shaw还有数十个监狱控制着不同的实验作品。
他查看了Shaw的研究团队主要资料,在参考文献一栏里十七次看到自己父亲的名字。
训练仍在继续。
Charles在接触Erik的同时发现自己也出现了各种异样,他想到文献所提及的“共鸣原理”。
他在下棋时能“阅读”出Erik设想的布局,赢得越来越频繁,长此以往Erik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但他只是“问”他,在脑内,“你每天还会和别人下棋?”
Charles否认。
Erik看着他的眼睛,Erik根本没有将这句话问出来。

06
这下子“训练”实至名归了。
Erik不太愿意别人在他的脑子里散步,即使是Charles也不行,因此最初的实验对象是一些门卫。他们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到塑料监狱的构造与闸门。
接下来是Shaw。
在一次表演性质的能力展示中,Charles见到了新伙伴Emma,她毫不避讳地展示着自己的钻石体。
这可能是一个已经洗脑成功的成品,一个心灵感应者。
Charles在晚上回到自己的住所,他听见玻璃上有什么东西在猛烈地撞击。
是只乌鸦。
乌鸦用爪子在木桌上刻下了“RAVEN”五个字母。

07
Charles告病请假,尝试了一些关于精神感应的技巧,使得Raven学会了切换人形与乌鸦形态。
这本来就不难,这是他们与生具来的天赋。
接下来他依照惯例与Erik下棋,授课,Erik说即使有那么多改造人,但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怪物。Charles告诉他他们只是“不一样”,只是比人类更强大,怪物这个词是相对的,能力控制好了你一样是个好小伙。而Raven则以乌鸦形态,以EC的名义联络其他监狱中的“作品”。

值得高兴的是他们很少像Erik那么难沟通(……)。
Hank也以技术人员的身份逐步渗透到Shaw的团队中。
那些同伴是XFC的还是X战警初代就随意吧(。
他们以各种方法向同伴传递了武器。

08
在最重要的“作品”Erik训练结束的时候,Shaw决定集结他们做一个讲说。
然后他就被打死了。

09
上一段没啥好说的反正就是一群人打BOSS啊玩过游戏都懂能打两小时灌一章的水没问题。
最后Erik决定和Charles开始新人生,提供给同类一些帮助。
其他的时间有时两次有时三次。
虽然是改造人,但Erik并不适应自己的身份。他们的同伴也是,都有些或大或小的心理障碍,陷入了迷茫。Charles向他们解释了一些生物链知识,对文盲造成暴击失血三十点。
比如人类只是一直站在食物链顶端,我们突然发现自己比人类站的还高,不要慌张,站稳了慢慢吃(不。
要走的路还很长。
但现在,这是Erik第一次走出地狱火的控制范围。
他握着Charles的手。
他从来没看见过如此广阔洒满了阳光的大地。


★参考文献
和侏罗纪叙事思路相似度不高。怪物那个论调是出自电影,挺适合叉男。
不确定这种聚众殴打BOSS的思路是否受了万神殿影响,弯勺子就是转过的漫画,乌鸦Anya漫画梗虽然并没有看多少漫画,以及我不反转基因。

《他和她的孤独情事》拍摄地点,地图数据。

来自 http://metrocosm.com/web/film-permits-map-nyc.html

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存一下XDDD。他遇见Brandon倒是分分钟的事呢。

站点记录了2011年到2013年纽约的部分电影取景地。鸟人,美国骗局,遗落战境,超凡蜘蛛侠,妇联,饥饿游戏,蝙蝠侠TDKR……翻了一下这几个片也有记录。


【顺便存一下Shame和Trance的地址】

Brandon住在这里。

http://www.tower31.com/index.html

根据电影里他的情况,房型应该是 http://www.tower31.com/pdf/T31%20A28-PH2%20O.pdf

房租情况 http://luxuryrentalsmanhattan.com/buildings/tower-31

每个月房租够买三四个他那个电脑了所以随便扔……以后和Simon在一起的话也可以给Simon买好多iPad随便砸。#无法理解的业余爱好#


心爱的西蒙住在伦敦的Canada Square附近,具体忘了,反正在阳台的确能看到河景。房租够请两三个心理医生轮流治赌瘾了。

虽然他的拍卖行挺奇怪的,戈雅的那幅画我记得还在西班牙。

因此脑补Brandon和Simon的时候我总有一种微妙的“看,是人赢”感,曼哈顿和伦敦,房租加起来能租个多贵的房子啊(。


教授那个别墅以后给不给进……翻到哪个想起来再说。

再谢一下亲爱的酥酥!

怎么绕开我脑补的那个情节来谈!!!大概因为跟KSM不太熟对人物印象也不深,难以分辨哪里是剪出来的哪里是原作,什么时候出个正片(。

建筑的颠三倒四镜头都超棒,看硬塞时候最爱这个了。那种老电梯和火车轨道,这点而言英国人的确有些共通的小情趣=_______,=。前几天看的Trance也有电梯而且男主真可爱。

妹子全程震惊脸。

“我老板逃都逃不过那个疯婆子怎么还有人主动搞这套。”(X

酥酥剪起来这种人物的认知失调完全符合我的趣味……死心眼自虐设定,对方带来的影响太大以至于“我”丧失理智每天注射回忆生活,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可能以为恋人在那里……

开头的螺旋结构感特硬塞,最后秘密服务(呃)仿佛在说梦境窃取行动,logo都能接上(。砸单面玻璃和教堂镜头的剪接感觉就像“无法忘记对方的一言一行下意识地在梦境里重复”一样,最后发现自己的脑内和身上都是对方的影子,穿着你喜欢的衣服,用着你习惯的口音。

硬塞AU还能满足我的一个趣味,失去恋人就是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大场面轰轰烈烈一下才叫刻骨铭心嘛ヾ(′▽`*)ゝ。翻手之间让一个世界秩序紊乱,搞得Eggsy看着还真总裁。

几次重复的GO BACK也特别戳_(:з」∠)_如果没有你,现实与否有什么意义_(:з」∠)_

祝醒过来之后H个E。

不过醒之前还是要说,记忆牢笼这种设定,痛苦幸福自给自足,谈恋爱靠脑补,完全是我理想中的两种爱情之一……能看到混同的记忆牢笼梗好幸福!


一去不还唯少年:

电影《盗梦空间》以及《王牌特工》混剪。剧情向,Merlin请Ariadne帮特工组织一个忙。而这位名叫Eggsy的特工的梦境则让她想起了她认识的一个人。

配乐:《mind heist》 cp:年下组Eggsy/Harry   百合组Roxy/Ariadne

捣鼓好几天,终于做完了……送给阿云 @荒腔走板||SIMONWASRIGHT 的生日礼物,你钦点的百合组,我、我尽力啦……其实自己感觉还是挺燃的!建议戴上耳机食用~

素材(视频&音频)列表:

A Single Man
Kingsman
Inception
Love steal us from Loneliness  
The End of the affair
The Imitation Game


六一快乐的满篇bug

1.
变种人两大领袖的短暂和好发生在wifi普及这个大背景下,现在屋里有那么五六个IBM的纸盒子了,快银开始抱怨他的能力足以胜任电脑糟糕的计算速度,他要更多的大玩具。
当Charles教授问他是否会那些计算时,快银先生闭上了嘴。

2.
Logan依然认为变种人不需要什么现代科技。只有Logan。

3.
镭射眼在墨镜店看中了雷朋的某个新款,他在柜台这边盯了会儿那边,白皇后提议说她可以为他买一个。
“你要什么颜色的?”白皇后问。
原来不全是红色的吗。
世界这么多彩,他想去看看。

4.
六一礼物是很多手机。
iPhone 6。
校长开心多了,因为Raven为了玩手机不得不切换成穿着衣服的人型。

5.
Emma抱怨自己的钻石态总是划伤屏幕,因此她的选择只有诺基亚,Window Phone给你全新生活。
拥有太多账户密码的天使不得不使用黑莓。
而喜欢水族馆和有用的Sean买了防水的索尼大法。
他们抱怨了自己选择太少。
知足吧,隔壁Kingsman的特工都只能用三星的啦。

6.
混蛋万磁王把wifi密码设置成MAGNETOWASRIGHT。
Hank修改了它。
混蛋万磁王掌握了电子原子之类的神秘原理再次修改了密码。

7.
“总玩手机会让你皮肤不好的。”
“像Raven平时那样吗?”
“你的指关节有可能变得怪怪的。”
“噢,我的Hank老师。”
“会很笨。”
“Lo……”
“而且可能会让你掉很多头发。”
“……”
网瘾少年看着他的院长。

8.
收复夜行魔比想象中的容易多了。
Kitty只是过去转告他一句话:Hank可以为你设计一只电容笔。
这是第一支电容笔的由来。

9.
Erik一直固执地给他的老对手备注为X教授,直到他发现每次查找联络时几乎要滑过整个联络簿。(说的好像他有多少联络人似的……)
因此他认为还是Charles好一些。

(………………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荒腔走板Ayun

©荒腔走板Ayun
Powered by LOFTER